5.12四川地震抗震救灾纪念网 群众防灾减灾网 — 纪念抗震救灾 关注防灾减灾 增强防灾减灾意识 减少减轻灾害损失 —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62|回复: 0

抗震救灾中的新闻记者。(作者:张东波)

[复制链接]

139

主题

143

帖子

47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72
QQ
发表于 2014-5-8 16: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大地震,举国同悲。数以千计的新闻工作者,冒着生命危险,在第一时间、第一现场发回一篇篇充满爱心的报道。
  新闻记录历史,历史记录了这场抗震救灾中的新闻记者。
  一年之后的今天,本刊特约两位亲历汶川地震的记者——张东波,在汶川持续坚守时间最长的新华社记者;马国颖,首都媒体第一批到达灾区的记者,一起回忆那段“难忘的采访”。让我们一起走进他们的“汶川记忆”。
  张东波,山东省阳谷县人,1958年6月出生,主任记者,大校军衔,专业技术6级,硕士研究生学历,现任新华社武警支社社长。从事军事新闻报道25年,上世纪80年代曾3次赴老山前线采访,先后6次赴青藏线、2次赴川藏线采访。曾参加1998年抗洪抢险、2003年抗击非典、三峡水利工程建设、2008年抗震救灾等重大事件报道。
  2008年6月2日上午,汶川县牛脑寨茨里沟村72岁老人于朝华携11岁孙女于昌慧,背着自家果园产的樱桃,翻山越岭,走3个多小时,赶到武警赴汶川某师慰问救灾官兵。
  今年3月间,我又一次出成都,过都江堰,走映秀镇……再一次用凝重的心灵触摸着遍体鳞伤的汶川,百感交集。作为亲历那场灾难并在汶川持续坚守时间最长的新华社记者,一年前在震区采访的56个终生难忘的日子又在眼前浮现……

  大地震发生时,正在成都采访的我与地震不期而遇……

  去年“5?12”汶川大地震给灾区人民造成巨大灾难,给国人心灵带来巨大创痛!我们希冀灾难永不再发生。可是,作为一名职业记者,我却与这次大地震不期而遇。
  震前的5月6日,我由北京赴成都,到驻川武警水电部队三总队采访,至11日,采访结束。原本打算当日返京,只因部队挽留,就在成都多耽搁了1天。也就因为这1天,12日大地震发生时,正在成都的我与这场大地震不期而遇。
  地震发生时,我正午休。突然,宾馆房屋猛地摇晃起来:床、地板、屋顶、墙壁、茶几、电视……所有物件如同一堆积木幅度极大地剧烈摇摆着,让人本能地眩晕、恶心……
  我披衣跳下床,光脚蹬上拖鞋,跑进楼道,只见一女服务员如一阵风似地奔下楼去。
  我跑进院子,只见院内和大街上站满了惊恐的人们。很快,我所在部队营区草坪里已搭起3顶野战帐篷,抗灾指挥部也在办公楼一楼大厅展开工作……
  身为新华社派驻武警部队首席军事记者,我立刻意识到,一场空前的抗震救灾报道即将展开!
  果然,北京——解放军分社很快传来指令:密切关注驻川解放军和武警部队抗震救灾情况!
  顾不上余震了!我奔回房里,迅急向总社传回武警水电部队三总队官兵奔赴灾区救灾的消息……紧接着,我紧急与武警四川总队以及驻川某师、森林、交通、黄金等部队取得联系,再与北京武警总部作战指挥中心联系,接连发出武警各部队奔赴灾区抗震救灾的消息。从12日下午地震发生,直到13日凌晨四五点钟,我和另一名同事始终守在电话和电脑前,先后向总社传回十几条武警出动部队,奔赴灾区抗震救灾的消息。
  13日中午,武警部队司令员吴双战上将,飞抵汶川灾区检查指导部队抗震救灾。我闻讯自行提前赶往都江堰,并在接下来的一天中跟随吴双战司令员到都江堰、德阳、什邡等重灾区察看灾情、看望部队,并从中采访到大量武警部队抗震救灾的信息。
  也正是在此行中,我见到了当时在都江堰率部抗震救灾的驻川某师师长沈涛,从他口中得知该师参谋长王毅正带领一支部队向汶川县城挺进的重要线索……为下一步及时报道这支部队率先进入汶川县城提供了便利。
  当晚,因都江堰通信、供电全部中断,四周漆黑一片。我手机拨不通,无法传稿,心急如焚,只得返回成都,并迅速将“武警部队司令员吴双战到抗震救灾一线指挥救灾”等5篇稿件传回总社。

  在举国关切汶川“孤岛”之时,我第一个发出了驻川某师挺进汶川消息

  当日21时许,解放军分社领导打来电话,称总社正焦急催问部队开进汶川信息,并将总社电话给了我。我立即拨通这个电话,接电话的是内参部快讯室许江善同志,他急切地询问我部队开往汶川情况……
  我告诉他,只知武警驻川某师参谋长王毅正率部向汶川方向开进,具体情况不得而知……因为所有通往重灾区的通信全部中断,即使有部队进入汶川,也根本不可能取得联系……
  事后得知,总社李从军社长、何平总编辑正焦急等待着来自汶川的消息!
  我非常清楚总社急需了解汶川情况的焦急心情:此时此刻,距地震发生已30多个小时,通信、交通全部中断的震中汶川依然形同“孤岛”,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一切的一切外界不得而知。党中央在关注、全国人民在关注,整个世界都在焦渴地等待着那里的任何讯息……
  焦急中,我试着拨武警驻川某师师长沈涛的手机。天呐!竟然拨通了!我的手激动地在发抖……我告诉他随时跟踪开往汶川部队情况,并在第一时间和我联系,他爽快地答应了。
  大约22时30分,我再次拨通沈涛手机,他说部队尚未到达汶川,距汶川还剩9公里。同时又说,由于余震不断,塌方、泥石流阻截,加之遭遇大雨,精疲力竭的部队官兵难以前行。他已遵照武警总部首长指示,严令部队做好自身防护,不惜一切代价,全速开进汶川……
  我立即将这一讯息传回总社。很快,总社以快讯、简讯、消息等多种形式,接连播发“武警某机动师距汶川仅9公里 ”、 “武警某部600余官兵徒步行军,有望1小时内到达汶川”……这一组讯息,急速被各大网站、媒体转载,各电视台迅速以滚动字幕播出,使这一讯息急速传遍全国,传向世界……
  此后,我始终和沈涛师长保持着热线联系。大约23时30分,沈涛在得知部队到达汶川县城后,如约在第一时间拨通了我的手机。我立即拨通内参室许江善电话,报告这一内参讯息,接着又向军分社传回消息稿。有关领导马上意识到:这是一条重大新闻!立即签发。14日零时54分,新华社发出第一条快讯:“武警某师200名先遣队官兵抵达汶川县城”,紧接着,总社连续播发简讯、消息等一组多篇报道,滚动播报第一支部队进入汶川的讯息,并及时报道了官兵了解到的汶川县城灾情。
  部队到达汶川的讯息,不仅给各级救灾决策提供了重要依据,也给全国人民带来极大鼓舞。这条重大消息,被次日出版的人民日报等多家媒体在一版头条刊出。有读者获知这一讯息,激动得泪流不止……
  部队徒步进入汶川后,抢通通往汶川“生命通道”再度成为人们期盼和关注的焦点。汶川大地震发生后,通往汶川的西、北、南三条道路瞬间被毁,交通全部中断,赶往汶川多路救援大军受阻……记者得知,武警水电部队三总队一支部队此时正沿理县朝汶川日夜抢通,立即赶到三总队守在救灾指挥部,密切关注抢通情况。5月15日晚21时40分,当抢通部队到达汶川县城的消息报到指挥部,我立即向总社传回独家报道:“经理县进入震中汶川的道路被打通”。

  “到一线去,到官兵中去,写出催人泪下的报道来……”

  在成都持续报道几天后,我决计赶往震中汶川去!5月17日,我跟随部队运送救灾物资车队出成都,绕道雅安、小金,冒着满天飞雪,翻越海拔4600多米的大雪山——夹金山,昼夜兼程近30个小时,经马尔康、理县,到达震中汶川县城,与带领部队率先进入汶川县城的驻川某师参谋长王毅,以及向我提供这一重大信息的沈涛师长会合。
  “到一线去,到官兵中间去,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去写出催人泪下的报道来……”从成都出发前,新华社驻灾区前指总指挥、新华社副总编辑彭树杰在电话里一遍遍叮嘱着我。一路上,我正是怀揣着这一嘱托冒着塌方、飞石流沙袭击危险进入汶川的。
  在汶川采访的日子里,我与先遣队率先进入汶川的王毅同住一顶帐篷,跟先遣队中的7名女战士朝夕相处,每天都会见到那位和武警部队官兵一起走进汶川的藏族女干部尼玛措;在与抢通公路的武警水电官兵一同进餐时,亲身经历了羌族大妈大嫂宁可自己喝稀饭充饥,也要让战士吃饱的动人场景。
  这些只有在救灾一线才能接触和感受到的救灾官兵和灾区人民大量动人故事,使我像面对着新闻报道素材的大海。于是,“废墟上绽放的‘小兵花’——记奋战在汶川灾区的武警驻川某师7名女战士”、“灾难已经发生,生活仍将继续——记藏族女干部尼玛措”、“灾难日子里,我们收获感动”、“天安门广场上的五星红旗在汶川废墟上升起”等几十篇稿件源源不断地从新华社发出。
  有一天,我收到一条正在官兵中流传的手机短信,这是一位武警警官妻子发给在抗灾一线丈夫的。短信说:“今天八点半终于得到你平安的消息,我在大街上任眼泪泉涌!没有人知道这四天我是怎样过来的……”
  只看一眼,我的眼泪就涌出来了。我立即找到手机短信当事人——武警驻川某师组织科干事张念峰采访,并从中了解到手机短信背后的动人故事。原来,地震发生前,张念峰所在一支27名官兵、8台车组成的车队正在执行任务,刚好走到震中——汶川县绵虒镇,大地震发生了!地震发生后,张念峰和官兵们立即就地展开对群众救援,而且确保了自身“人不掉皮,车不掉漆”。当地群众赞誉说:“他们是最早自发投入救灾的部队,他们的举动让人们真正懂得了什么叫‘灾情就是命令’。”
  我含泪连夜写下长篇通讯《一位武警少校妻子催人泪下短信引出撼人心魄故事》。稿件发出后,立即引起网民和读者广泛好评。我不敢说,我做到了彭树杰副总编辑的要求,但是我是按照他的要求努力去做了。正如总社新闻研究所一位编辑在为“少校妻子短信”这篇通讯所写的评论中所说:“如果说在抗震报道前期,谁第一个到达现场,谁就占领了新闻报道的先机;那么在震后25天的今天,谁在余震频繁的第一现场坚守得最久,谁才可能在典型的挖掘上到达别人无法到达的深度”。
  与此同时,在汶川的军用帐篷里,我还冒着每天几十次的余震,完成了中宣部指定的“武警水电部队三总队陶然和他的战友们”、“武警四川总队成都支队政委李丕金抗震救灾纪事”、“生命奇迹——武警四川总队北川县中队33名官兵抗震救灾纪实”、“武警交通部队抢通汶川灾区多条公路记实”等10余篇通讯的采写任务。6月16至17日,作为在汶川县城唯一的中央媒体记者,连续报道了“汶川县7.2万余受灾群众紧急避险安置大转移”、“阿坝州受灾群众紧急避险安置大转移人数达11万”、“武警某师官兵帮助汶川1262名群众成功实现紧急大转移”等独家报道。

  大校记者在武警驻川某师当“名誉常委”

  还在5月18日我翻越雪山到达汶川县城的那个夜晚,当我在汶川县城救灾指挥部连成片的帐篷间,摸黑找到武警某师驻地,见到沈涛师长时,我们如同久别重逢的亲人,拥抱在一起。沈涛代表官兵感谢我和新华社在第一时间向社会报道了部队进入汶川县城的消息,并当即让人将我的行李搬进师领导住的帐篷,特意安排我紧挨王毅的铺位住下。沈涛还拉着我的手对在场师领导戏言:“你就是我们××师的名誉政委!”
  我打趣道:“政委不敢当,当一名常委还凑合!”他道:“那好!你就是我们师的名誉常委!”
  玩笑归玩笑。可是让我深为感动的是,在汶川救灾一线48个昼夜里,官兵们的确是把我视为他们的“常委”和他们中的一员了。
  在救灾官兵面前,我羞于提起环境的艰苦,因为比之记者官兵们不知要艰辛多少倍。也正是从他们的身上,记者一次次收获着感动,汲取着力量,不忍离去,始终坚守在汶川。白天,我随官兵冒着余震、飞石流沙,翻山越岭进村入户采访,晚上回到帐篷里赶写稿件,通常是通宵达旦,直到头脑昏沉至麻木,双手在电脑上打字累得抬不起来,眼圈是一直就红肿着的。还有,就在我到达汶川县城的那个晚上,因急于在军用帐篷的“迷宫”里摸黑寻找电话发稿,冷不防被帐篷与帐篷之间的固定绳绊倒,重重地跌在一块坚硬的混凝土废墟上,摔伤右臂,疼得右手拿不起筷子。我所能做的是,可以不用这只手刷牙、洗脸,但必须硬撑着用这只手在电脑上打写稿件……
  可是凭心而论,作为年逾50岁的一介书生,记者身体素质毕竟要差了许多。不说进村入户的危险,单是在汶川前指的“帐篷生活”也给记者带来诸多不便。地处深山的汶川县城昼夜温差大,晚上睡觉要盖被子,可一到中午帐篷里热得像个大蒸笼,和衣刚躺一会儿,只觉后背如同蚯蚓在爬,那是汗水如同小溪在身上流淌;爬起来打开电脑,手一触烫得吓人,直担心把电脑烧坏了。一到下午,山风起处,沙尘暴就来了,狂风刮得帐篷哗哗作响,四周山体滑坡导致的裸露尘沙便满天飞舞,再看电脑,里外全是厚厚的沙尘……
  6月27日,就在我进入汶川第41天上,恶劣的环境终于使我支撑不住病倒了。沈涛师长立即叫来师医院的院长和军医,下达指令:输液5天!
  当总社派往救灾前线的记者轮换至第四、第五批……作为从地震发生第一天就投入救灾报道的中央媒体记者,我依然在汶川坚守,压根就没想到过什么时候离开汶川。尽管军分社和武警总部机关领导,以及妻子三番五次地催促我撤出汶川,撤至成都,轮换休整休整,但我依然在汶川坚守……我永远忘不了连续3天为我输液的任蕾护士,每天为我的伤臂换药的储燕军医;忘不了自己每天喝稀饭充饥,却将热腾腾的大碗米饭塞给我的羌族大嫂;还有,在我生病期间,师部通讯员小方还到山里给我买来新鲜爽口的水果,总是悄悄把我的衣服洗好,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我的枕边……我深深地在心底里感谢他们,没有他们的关爱,就没有我在汶川的坚守。
  7月4日上午,汶川救灾指挥部驻地,当我走出军用帐篷,与汶川县城告别,第一支进入汶川县城的英雄部队——驻川武警某师驻前指全体官兵列队为我送行。我与官兵们一一握别,最后两位是该师政委何建国和参谋长王毅,我与他们紧紧相拥,一任泪水滚过脸颊……
  两天后,作为震后第一时间就投入救灾报道、在灾区也是在震中汶川坚守时间最长的来自首都的中央媒体记者,当我结束长达56天的灾区报道之行,告别四川灾区时,依然被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愫所萦绕……
  今年3月间,当我重回汶川,重回阿坝州府马尔康,再次与共同经历那场万众一心共赴国难的抗震救灾斗争的人们相见,不分男女、民族,共同的情结使大家紧紧相拥。正如阿坝州委副书记陈桂华攥着我的手所说:“灾难使我们结下友谊;救灾报道经历将成为你一笔珍贵的精神财富!”
  无论是在北京,还是此刻置身灾区,我的思绪时常回荡在灾区,仿佛时空永远定格在了灾区那令人终生难忘的一幕幕……这正如,我让到汶川慰问救灾官兵的一位唐山书法家为我题写的那四个大字:“难忘汶川”。

  (新闻与写作杂志供稿  作者:张东波 2009年05月16日14:46  来源:人民网-传媒频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全球王氏论坛欢迎您!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Copyright © 2008-2019 — 5.12四川地震抗震救灾纪念网 512防灾减灾网 —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纪念抗震救灾 关注防灾减灾 增强防灾减灾意识 减少减轻灾害损失 — 回顾那段岁月,不忘那种精神,抗震救灾纪念群,欢迎您来交流!
抗震救灾抢险纪念群:377137808,援建纪念群:313453188,爱心纪念群:366066968,地震震情群:146954645,防灾减灾群:252897559
抗震救灾军人纪念群:304415301,民警纪念群:292906623,医护纪念群:254907380,记者纪念群:208901829,志愿者纪念群:377403514
极重灾区、重灾区纪念群:北川124042082、汶川281900195、青川157545967、绵竹274058605、什邡334037763、都江堰375069795
平武343391602、安县113039392、江油264385976、彭州339388758、茂县215985052、理县258507871、黑水370321398
松潘264386056、小金341386544、汉源373361586、崇州316404703、剑阁169892256、甘肃316404777、陕西346390648
敬请各位首长、各位领导,参加抗震救灾的军人、民警、医护人员、专家、援建人员,全国各地爱心志愿者,各位朋友们多多指导!
感谢久久商务网 http://www.9935.net 空间支持 — 本站由中祥企业机构提供技术支持 —
联系站长:王老师 QQ:18009065888 微信:18009065888 电话:18009065888
欢迎全国政府网站、新闻网站、公益网站、社科理论网站、历史文化网站交换友请链接!
(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号:皖ICP备14007823号-1

公安机关备案号: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258号

GMT+8, 2020-7-8 21:29 , Processed in 0.209212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